岗稔根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霸气滋戾气超级平台扼杀了什么 [复制链接]

1#
半月谈评论员杨东臧俊恒超级数字平台在免费服务的基础上,获取稳定海量用户,再通过投资、流量控制、支付、云计算、数据分析等基础性服务控制合作经营者,借助超级平台的地位形成数字革命时代的新型垄断形式。依靠超级平台,我国某些企业已占据互联网社交市场99%以上市场份额,几乎已不存在具有规模的竞争对手。它们利用先发优势,直接使用屏蔽、封杀等多种手段排除、限制竞争对手,霸气滋生戾气。伴随其日益强大,新创社交平台被赶出市场的速度越来越快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1

以平台治理的名义进行平台竞争

具有高粘性海量用户的超级平台,成为整个数据市场流量垄断的基础。它们全方位打通社交、金融、搜索、电子商务、新闻、打车、内容分发、应用商店等账号,是整个数据市场的流量入口。在排除社交市场的竞争后,它们依靠自身生态力量,在数据市场封禁其他平台的企业协作及短视频、支付、在线音乐、电商、API插件等产品的发展,引导消费者停止使用竞争对手的产品及服务。个别超级平台企业根据自身制定的所谓“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”,对用户行为进行“合规审查”,表面上属于平台自我治理,实际上是有选择性地管理社交产品规则,优待自家产品,屏蔽其他平台产品,对其自身投资的业务和其他企业持有双重标准,对直接对手或未投资入股的潜在对手进行屏蔽封杀。因此,这种封禁行为的本质是以平台治理的名义进行平台竞争,在平台生态系统层面扼制其他数字平台的业务,以稳固其在社交网络市场上的竞争优势。

2

封禁损害消费者隐私权和选择权

消费者支付数据来使用数字平台的免费服务,但如果平台合并产生数据集中及后续利用、分析,超出用户原有授权范围,改变对用户隐私保护的承诺,则涉嫌违法。年2月,德国联邦卡特尔局处罚脸书(Facebook)滥用市场支配地位。脸书向用户提供免费社交服务,同时对广告主提供精准营销服务,通过收集用户数据售卖广告获利。这违反了《通用数据保护条例》,构成滥用市场力量行为。某些企业给予用户的仅仅是一项个人的、不可转让及非排他性的使用社交账号的许可,社交账号的所有权归公司所有。企业认为用户的头像、昵称等用户数据都属于公司的“商业资源”,并据此认为,除非公司同意,其他任何产品,即使获得用户授权,也不能使用这些用户的相关数据,否则即构成所谓“非法使用”。民法典第条已明确数据、网络虚拟财产的财产属性。这些企业却自设霸王条款,公然剥夺原本属于人民群众的财产,这不仅仅是对法律的公然蔑视,危害社会主义法治,更是剥削用户的数据价值,完全无视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。工作人员通过手机APP展示福州市台江区一处共享单车指定停放点信息林善传摄此外,这些企业还通过抄袭其他经营者的新技术或新模式,成为互联网社交、游戏和在线音乐行业的垄断巨头,通过自身强大资金和流量优势推广,迫使创新创业企业出局;与此同时,垄断资源收购中小企业,将可能的竞争扼杀于萌芽之中,严重损害中小企业生存和技术创新。对于中小企业而言,超级平台是连接用户和完成支付的重要渠道。但为了自身利益,超级平台滥用制定和执行平台规则的权力,无正当理由封禁中小企业,通过优待自身投资企业,打击其他企业创新。超级平台在数据市场的流量入口对中小企业创新具有重要作用,但它的巨额流量偏向于其投资联盟的企业,资源的倾斜沉重打击了公平市场的基础,严重影响其他经营者的创新效率,并通过拒绝服务和形成交易封闭平台,阻碍互联网和技术互通产生创新。年,根据某超级平台公告,停止跳转其他App的服务。这将推动该超级平台成为一家独大、自我封闭的超级数字平台,妨碍中小经营者的技术创新,破坏国家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。该超级平台利用所掌握的规则制定权限制其他App跳转,强制消费者只能使用自身平台内提供的产品和服务,如此成为互联网流量的终端。

3

封禁行为割裂数据市场统一

平台经济诞生了数字平台这种新型市场主体,以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